中文网站地图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会员名: 密码:
首页 >  视频 > 

洮河之殇:禁采区内非法挖砂 每年产值数亿元

发表时间:2014-05-27 来源: 人民网 作者:
 
 

  洮河旧景,摄于2008年。资料图片

  今日洮河伤痕累累(与上图为同一地点拍摄)。本报记者 曹树林摄

  编辑同志:

  看到贵报“我的家乡我的河”特别报道征集线索,我想说说家乡的洮河。

  洮河是黄河的主要支流,流经我的家乡甘肃岷县,养育了世世代代的岷县儿女,我们喝的水、种田的水、发电的水,都来自洮河。

  不过,最近几年,采砂对洮河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。洮河岷县段有上百家非法采砂场、碎石场。疯狂的采砂让洮河河床下降,水位降低,河坝也被挖空,岷县几十万人都成了受害者。受到破坏最为严重的是岷县的“青年林”,这是县城北侧洮河岸边的湿地森林,是几十年来岷县青年义务植树的成果。以往“青年林”绿树成荫、水草丰茂,如今被挖砂碎石的利益集团破坏殆尽,我们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  洮河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河,保护她就是保护我们自己,失去她就失去了家乡的根。真不知昔日的洮河啥时能再回来。希望贵报予以关注,救救洮河,救救青年林,救救我们。

  读者 王远山

  湛蓝的天空下, 清澈的河水从宽阔平坦的河道缓缓流过;碧绿的树林旁,一匹棕色的小马安静地咀嚼着青草……

  这是王远山记忆中的洮河。

  王远山是甘肃省定西市岷县人,祖祖辈辈都喝洮河水。“如今的洮河被非法采砂人挖得千疮百孔,再也见不到波光粼粼的景象。”王远山惋惜地说。

  5月初,本报记者收到读者王远山的电子邮件,决定跟随其赴洮河一探究竟。

  河道砂山堆积

  青年林蚕食过半

  洮河是黄河上游最重要的支流之一,全长673公里,发源于青海,途经甘肃省甘南州、定西市,在临夏州永靖县刘家峡汇入黄河。经国务院批准,甘肃省最大的水利工程引洮工程就在洮河下游的九甸峡取水。

  岷县位于洮河中段,县内流域里程83.5公里,县城依河而建。洮河是岷县人名副其实的母亲河。

  日前,在王远山带领下,记者来到岷县著名的“青年林”。这原本是洮河北岸的一大片滩涂,上世纪70年代开始,岷县青年每年春天都到这里植树,树种以杨树为主。几十年后,这里绿树成荫,成为岷县人休闲娱乐的好去处。

  “但是,最近两三年,因为非法挖砂和填河造地,青年林被逐步蚕食。现在的青年林只有以前一半的面积了,而且还在萎缩之中。”王远山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青年林已被大大小小的砂场分成了若干小片区。运砂车在林间小道上来往穿梭,扬起大片尘土。参天的白杨树被推倒在地,横躺在污水沟里。填埋河道造出来的零星土地上建起了各种简易房,有的是砂场的办公用房,有的是商店或餐馆。

  惨遭破坏的不只是青年林,采砂使洮河几乎面目全非。

  河道中随处可见堆积得比堤坝还高的砂,水流在砂山的阻滞下忽左忽右寻找出路。“如果洮河涨水,或者朱家沟发一次洪水,岷县县城就完蛋了。”王远山说。朱家沟是洮河的支流,在岷县东岗新桥附近注入洮河。

  沿河几十家砂场

  每年产值数亿元

  王远山带着记者沿着洮河前行,河边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采砂场,噪音巨大,尘土飞扬。

  离岷县开发区大桥不远的一个采砂场里,几间白蓝相间的活动板房紧挨着洮河堤坝搭建,板房附近堆着几座砂山。一台挖掘机正在河道中心挖砂,每“捞”一下,河道中就出现一个大坑。大卡车、农用三轮车往来穿梭,将砂石运走,有经过筛选和磨碎的细砂,也有粗砂和石头。

  砂场老板是一名中年男子,手中拿着卷尺,挨个测量运载车上的砂石量。他告诉记者,卖得最贵的是细砂,一立方米130元;粗砂和石头一车大概80元;废料每车收费50元。“每天要卖几百车吧。”他说,砂场已经开了三年了,每年要向县政府交十几万元。

  粗略计算,一个砂场每天要赚几万元,每年将产生数百万元的利润。几十家砂场每年的产值将是数亿元。

  “你办采砂许可证了吗?”记者问。男子顿了顿说:“办了,在家里放着呢。”

  而王远山告诉记者:“从清水乡到岷县县城,再到茶埠镇、梅川镇,洮河沿线的砂场有几十家,除极少数有采砂证外,绝大部分都是非法采砂。”

  附近居民告诉记者,近年来,疯狂采砂导致洮河水位明显下降。记者在岷县开发区大桥附近看到,洮河河堤的根基已经暴露在空气中。临近洮河的北城壕、跌马村居民反映,去年以来,家里的水井开始断水,花了不少钱把水井向下挖深半米才总算有了水,可是今年上半年又出现枯水的情况。

  采砂场确为禁采区

  水务局竟称“没人采”

  据了解,为加强河道采砂管理,规范采砂行为,保障河道行洪安全,合理开发利用河砂资源,定西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》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》《甘肃省实施河道管理条例办法》《黄河上中游河道采砂管理办法》等法律法规,结合自身实际,制定了《定西市河道采砂管理办法》,于2011年5月开始施行。该办法明确,河道防洪工程及其附属设施安全保护范围内为禁采区,洮河、渭河及其它河流每年主汛期为禁采期。

  记者以客商身份来到岷县水务局,咨询洮河采砂的情况。岷县水务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岷县县城附近洮河有堤坝的河段都是禁采区;每年4月至10月是洮河的主汛期,为禁采期。县城周边的采砂场绝大部分都没有办理采砂许可证。

  既是禁采区,又在禁采期,为何采砂的挖掘机能照挖不误?岷县水务局难道对此视而不见?当记者质疑时,一名工作人员一边吸烟一边说:“白天没人采,白天谁采呢?(有采砂的)也就是私人用一点,偷着挖呢。”

  采砂乱象何时能休?清清的洮河水何时能再回来?本报将继续关注。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相关链接